主页 > 故事大全 >  > 《我们是死党》

《我们是死党》

兔妈妈范文网 故事大全 2019-10-13 下载地址: 《我们是死党》

《我们是死党》阅读: 我们之间。从一开始不熟。变成那么那么亲的朋友。回想起来都会挂起微笑。我们感动过。吵过闹过。癫狂过。 《我们是死党》

我们之间。 从一开始不熟。 变成那么那么亲的朋友。 回想起来都会挂起微笑。 我们感动过。 吵过闹过。 癫狂过。 却从来没有后悔过。 我们越来越笃定地相信。 我们之间的感情。 天长地久也不久。 曾经的我们。 总是手牵手一起上学放学。 互相说着经历的笑话或糗事。 一边说一边手舞足蹈。 嗨完以后发现怎么周边的人都看着自己。 两个人再互相对视。 继续笑。 笑累了就当没事发生。 继续前进。 我想男生一定不理解。 为什么两个好朋友连上厕所都要一起。 其实要我解释我也不知从何开始。 或许我们只是想走在一起傻笑。 或许我们只是想走在一起说一些怕瞬间就会忘记的笑话。 又或者。 我们根本就是怕离开彼此仅是那么一小会儿的孤独。 我们一起牵着手。 不知不觉地成长起来。 朝夕相处也变作分隔两地。 都有了男朋友。 生活中朋友的地盘慢慢地减少。 只有吵架了。 或是哪天他去了别的地方。 心突然痛了。 空了。 才又想到你。 你说日子这么过下去。 我们都有了工作。 再有了家庭。 我们是不是就要忙忙碌碌地为了柴米油盐变成黄脸婆? 但是。 即使那样了。 我们也会牵着自己的孩子。 千里迢迢去看彼此。 让我们的baby叫: 姨~ 相视而笑。 我想女孩儿多半都是有恋物癖的。 我们在相处的时光里。 理所应当莫名其妙地就摸透了彼此钟爱的颜色和某一样东西。 想想其实很好笑。 才十几岁的我们。 就开始大聊梦中的婚礼。 在海边还是在教堂。 待定。 穿白纱还是红旗袍。 待定。 在春天夏天秋天还是冬天。 待定。 唯一不待定的是。 伴娘。 你。 我们不止一次在一起讨论过以后自己的房子要什么样子。 每一次形容的都不一样。 一下冷色调一下暖色调。 心血来潮了还来个五颜六色五光十色五彩缤纷。 或许我们都不太care以后的房子到底长成什么样。 我们只是想把心底那些小希冀和彼此分享。 或许某一天。 那个房子真的物理上存在了。 那你一定会第一个被邀请。 我和妈妈说。 我们讨论过。 以后一定要做对方baby的干妈。 妈妈说。 你们现在的小孩子还真好意思。 很明显。 明明大人想太多。 因为我们从心里知道。 我们一定会像爱自己的孩子一样爱彼此的baby。 --喂。 --干嘛。 --出来。 --怎么啦。 --心情不好。 --好。你在哪。 --老地方等你。 挂断电话。 心安。 我们后来去了不同的地方读书。 常常和别人说到彼此。 人们总会问。 你们怎么会那么好呢? 突然间不知道怎么回答。 为什么呢? 或许是一起消磨了大把大把课间和课外的时光。 或许是当时年幼就理所应当地完全信任彼此。 无论多久没见。 见面之前的澎湃心情立刻被见面以后的平静淹没。 好像我们明明昨天就一起出来逛了街吃了饭。


《少女的唇彩》

  16岁那年,我在杂志上发表了文章,有一个邻城的男孩写信给我,说,好喜欢你的文字。那是我第一次从一个异性那里,得到这样真诚的赞美。我的心,立刻像那娇羞的莲花,无限温柔下去。于是便开始了书来信往的日子,把那心底最细腻的一份情思,悄无声息地写在纸上,附在美丽的邮票上,而后投进丁香树下绿色的邮筒里。那是最美好的一段年少时光吧,我的心里,充溢着欣悦和羞涩。少女的所有忧伤和欢喜、晦暗和明亮,第一次,在一个男孩子面前,花儿一样,带着初恋特有的甜蜜和清香,一瓣瓣绽放开来。   有一天,在信里,男孩子说:我们见面好吗?你来,或者我去。我握着信疯跑到操场高高的看台上,而后再一步步往下走。我终于体会到那种眩晕的感觉了,它那么真实地环绕着我,就像云朵偎依着霞光,光芒让它们无处可逃,亦不想去逃。路过一个楼梯口的镜子时,我无意中一瞥,看到的,不仅是脸上少女的红晕,还有一个衣着朴素戴了眼镜的笨拙而又毫无灵气的女生。那才是真正的我,一个除了写字再无优点可以展露的女生。文字里的我,不过是梦里渴盼的,那个有许多人喜欢的完美女孩。可是,偏偏,除了妈妈,再无人说过我是美的。老师们总是说:你这样平凡的女孩,如果不好好学习,还能做什么呢?周围的女孩子也说,看安是一个多么平淡无奇的人啊,她连唱歌都是拙劣的呢。   但我还是在男孩一次又一次的请求里,回信给他,说:好,我坐车去你的城市。信寄出去的那一刻,我便开始搬出自己所有漂亮的衣服,一件件地用清水洗,去掉那些折叠的痕迹。我又带上自己攒的钱,去眼镜店,悄悄为自己配了隐形眼镜。店主是个温和的女人,她看着我额头新冒出的旺盛的痘痘,柔声说:你这么小,戴隐形眼镜对眼睛不好的。我低头不语,只是哗哗倒出大堆的零钱,一个个数好了,转身便飞快地跑掉了。回家后妈妈看着我洗好的衣服,揉揉我乱蓬蓬的头发,说,什么时候安这么勤快了呢?我闻着衣服上太阳的香味,突然便笑了,我昂头冲妈妈撒娇,说,安真的变了吗?妈妈也笑,说,是啊,安16岁了,比以前更可爱乖巧了呢。   是妈妈的这句话,让我一下子充满了喜悦和信心。我想起那件从没有勇气穿出去的蕾丝花边的公主裙,想起可以与之搭配的浅粉色凉鞋,还有能够将头发松松挽起的紫蓝色丝带。或许,它们会让那个丑小鸭漂亮起来吧,我想。   就这样坐上了去邻城的汽车,躲在车厢角落里,掏出一面小镜子,将从妈妈梳妆台上偷偷拿来的一管口红,涂了又涂,擦了又擦。最后,是在镜子里,看到一双惊讶地看过来的眼睛,才手足无措地将口红放起来。但还是因为慌张,一道难看的红色污痕,赫然出现在洁白的裙子上。我拼命地擦啊擦,但那痕迹,却是愈来愈明显,直至最后,我终于难过地决定放弃。那时,车也慢慢地开进邻城的小站。我在小站的门口,看见一大堆来接站的男人女人,一脸的慵懒,亦一脸的灰尘。这只是一个灰蒙蒙的小城,并没有男孩信里描述的枝干苍劲的法国梧桐和干净清爽的青石板路,而他说过的那些沿街叫卖花儿的女子呢,怎么也全然没有痕迹?我坐在车里,看到眼睛疼了,才终于相信,他没有来,亦不会来了。因为,他或许根本就是一个比我还要自卑的男生,他撒了谎,却不像我有勇气来面对那些善意的谎言。


《少女的唇彩》

《飞机为什么会飞》

  冯·卡门6岁时的—天晚上,大哥不经意地问他:“15×15是多少? ”冯·卡门边玩边答:“225。”二哥接着问:“924×826是多少?”冯·卡门头也没抬一下说:“763,224。”全家人都发出了惊叹声,但冯·卡门的父亲——莫里斯·卡门教授——却不以为然地说:“你们是串通好了在演戏吧?小宝贝,难道你还能心算出来18876×18876是多少吗?”冯·卡门只思索了—会儿就说出了正确答案:“356,303,376。”大家欢呼着把冯·卡门抱了起来。   莫里斯·卡门教授决心将儿子培养成材,他找来许多名家的作品让冯·卡门研读。从此,冯·卡门在父亲规划好的道路上走得一帆风顺,1902年获得硕士学位,1908年获得博士学位。   1908年的一天,冯·卡门亲眼目睹了法国航空先驱法尔芒又一次打破纪录的飞行。飞行结束后,冯·卡门从人群中挤过去,与法尔芒之间有过—段精彩的对话。   冯·卡门问法尔芒:“我是研究科学的。有一位伟大的科学家,用他的定律证明了比空气重的东西是绝对飞不起来的,你能解释一下,飞机为什么会飞起来吗?”法尔芒幽默地回答:“是那个研究苹果落地的人吗?幸好我没有读过他的书,不然,今天就不会得到这次飞行的奖金了。我以前只是个卡车司机,现在又成了飞行员。至于飞机为什么会飞起来,不关我的事,您作为教授,应该研究它。祝您成功,再见。 ”   法尔芒的话令冯·卡门大吃了一惊,他对陪他一起来的一位记者说:“现在我终于知道我今后的一生该研究什么了。我要不惜一切努力去研究风以及在风中飞行的全部奥秘,总有一天我会向法尔芒讲清楚他的飞机为什么能上天的道理的。”   正是这次参观把冯·卡门引上了毕生从事航空航天气动力学研究的道路。冯·卡门在经过艰苦的研究后,对航空航天技术的发展有过很多重要的预见,后来都一一成为现实,例如超声速飞行、远程导弹、全天候飞行、卫星……   冯·卡门一生还带过很多弟子。他跟自己的弟子们说:“我的老师并不是那些世界级的权威专家,而是一位卡车司机,他的名字叫法尔芒,虽然他从不读书,可是他却教会了我一个令我为之付出一生的人生真理,那就是千万不能盲目相信权威,自己的路要靠自己走。”   摘自《石狮日报》 编辑/乃清


《飞机为什么会飞》

以上就是由兔妈妈故事大全网提供的免费故事大全方面的内容参考。
《我们是死党》分页:2 3 4
下一篇:没有了
1、免责声明:本站提供内容部分来源于网络,内容观点均不代表本网站立场,若该内容涉嫌侵权,请联系我们处理QQ:363215746
2.发布广告:本站日浏览量上百万,欢迎联系发布您的广告
2002-2023 8maa.cn tag标签网站地图RSS地图XML地图